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免费彩金 > 正文

挑战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魔爪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06

挑战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魔爪



  

本期主持:闫珍珍
点评嘉宾:央视新闻、新京报、霍老爷、虎嗅网、乱翻书
  ■委托人:郭先生
  ■方 式:读者来电
  ■话 题:近年来,短视频与直播平台不断被曝出低俗、色情、造假等乱象,这些平台内还隐藏有一个混乱的少年儿童交往圈。
Gunduz Aghayev/绘(转自“张先生说”)
  恋爱、怀孕、生子……这些现实生活中的未成年人禁忌,都在网络直播中被轻易打破。14岁早恋生下儿子、全网最小二胎妈妈、讲述自己悄悄怀孕……这不是电视剧《14岁的妈妈》的镜头,而是真实发生在互联网生活中,这些视频镜头还经常登上直播平台热门。
自污者牺牲尊严自残者伤害身体
  据央视报道,国内多个短视频平台存在大量未成年人怀孕、生子的视频,她们以此为荣,争相炫耀。新闻播出后,快手立刻对涉及“未婚妈妈”类似视频进行了清理。对于自称年龄低于14岁用户的案例,平台已固定证据与有关部门沟通。未成年结婚生子,不仅挑战社会主流价值观,也突破了法律底线。
  这已经不是快手第一次突破法律底线,之前《南方周末》曾曝光12岁快手小网红与16岁师父“睡在一张床”上。“中国裁判文书网”涉及快手的未成年人强奸案,几乎发生在三四线城市以下区域,即使在大城市,也是底层男子犯案。这与快手的用户画像高度匹配,对于未成年人家长来说,快手可能比之前任何一种社交工具都更加危险。●央视新闻
  在“快手”APP上,19岁女孩杨清柠是最受欢迎的网红之一。18岁生孩子的她和孩子的父亲王乐乐,共计拥有4500万快手粉丝,一次晒孩子的直播,能收到280万次点赞,影响力非同小可。杨清柠怀孕后,几位18岁的网红也争相宣布怀孕,早孕成了一种时髦。
  一对来自农村的00后小情侣,发直播当天是他们直播私奔的第65天。他们的账号不但没有受到限制和查封,两人尽情展示亲昵的视频却成为官方推送的热门,每条都有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播放量。这位女生只有1000多个粉丝,并不算网红。然而,只要她讲述怀孕四个月却不敢告诉父母的故事,视频就会登上官方热门,被播放几万甚至几十万次。●霍老爷
  在《南方周末》的报道中,我们看到一对未成年男女的强奸案。12岁少女是郑州人,早就学会了抽烟喝酒社会摇。她曾经是当地电视台的童星,现在她想在快手上成为网红。在加入红毛皇帝尬舞团之后,她跟二师兄、16岁的彝族少年开始交往。终于,在一个宾馆内,同居一室的他们俩被警察发现,然后二师兄被送进郑州市第三看守所,吃上了粉条炖萝卜。在快手上,他的26部作品仍在,继续迎接老铁们双击666。
  据专业人士测算,快手每个月与主播们五五分成,扣除税收等开支,就有两三亿元人民币的收入。快手的每一分收入,都来自打色情擦边球的美女主播、患有精神疾病和癫痫的尬舞者、靠钻松花江冰洞上热门的东北汉子,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红起来的超大网红,没有他们偏低俗的表演,就没有快手的今天。快手正是从他们的超短裙、黑皮裤和大金链里往外摸钱。无论是这些尬舞的自污者,还是之前X博士文章曝光的自残者,不是在牺牲自己的身体,就是在牺牲自己的尊严。
  定位底层人士网络时代的“工业废水”
  去年12月快手合伙人曾光明提道:“快手的大部分用户来自二线以下城市,最高学历低于高中,他们拍的东西在都市精英看起来很low,但是他们并不在精英的判断框架里。”
  当低俗的品牌定位与大数据算法相结合,就出现了畸形的快手。你想要看啥,平台就给你推荐啥。许多未成年妈妈主播火爆的背后,平台算法成为“推手”。央视批评类似平台不但未尽审核义务,还通过算法不断向感兴趣用户推荐类似视频。快手重视了个体的表现欲,却忽视了直播后给整个青少年人群带来的负面效应。可以说,在对待未成年人保护、用户个人隐私问题上,快手的股东们达成了某种偏离正确价值观的“共识”。●虎嗅网
  2017年12月21日,《南方周末》刊发《尬舞直播团》一文,比较详尽地披露了快手如何俘虏并改变这群底层人士。纵观尬舞者,他们大多都是无业流浪者出身,甚至还掺杂变性人,在快手的流量加持下,他们在镜头面前男拱腰女抖胸,胡跳乱摸,很快便自成一派,招来不少粉丝。
  这正是快手最需要的那种主播:他们每一个都是世界之王;他们渴望成为网红发大财;为了吸引注意,他们不惜与全人类为敌。快手上出现吃灯泡,吃活章鱼,裤裆里放鞭炮,女厕所里舔卫生巾……并不奇怪。这是一门生意,而快手最先发现了它。
  从任何维度看,快手都不是一个太有尊严感的平台。“尬舞满足了底层草根,底层草根看了尬舞发现,我比这群人过得还好一些,无非是找个心理安慰,刷下存在感,因为他们大部分人在生活中是没有存在感的人。”快手汇聚起的主播和观众,即使流量再大,都属于网络时代的“工业废水”,偏low的基因,群魔乱舞的场景,低级怪异的趣味,以城乡接合部为主的社交圈,使得快手无法接到品牌广告。甚至,快手自己花几个亿做的品牌广告,因为格调远高过产品本身,而被业内认为打了水漂。●乱翻书
  没有人喜欢被人看不起,没有人愿意虐待自己、取悦他人。但是,快手的出现,利益的驱使,让底层人群乐意做这些人格自污的表演。
  生活真的没有高低之分吗?快手真的就是底层人民的代言人吗?二线城市以下的低学历人群你真的都喜欢使用快手吗?平台上那些未成年少女怀孕、00后低俗直播之类的,是底层人民的真实写照吗?靠算法起家的公司,最后都得为漠视价值观建设付出代价。
  IPO前夜的疯狂谁能治好快手的病?
  被曝将很快IPO的快手,目前估值据说高达180亿美元,比13个月前的30亿美元暴涨了4倍。有分析认为,快手直播平台屡次“打擦边球”、触及底线,被曝光、被约谈,而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观,与其背后的大股东腾讯的企业文化有关,同时也与视频行业急于“收割”上市套现有关。有证券人士表示,直播平台在2018年格局似乎已定,直播平台进入了资本收割期。●新京报
  你点一次未成年妈妈的视频,平台就会自动给你推荐更多未成年妈妈。如果青少年第一次看到不好的视频,它会继续推送。算法确实没有想过“我要做坏事”,但这个推荐过程本身就体现了一种价值观——用户“想看”什么都是正当的,流量最大化才是终极目的。
  事实上,如果科技公司不能为自家的算法划定“不可为”的红线,那就是默认了允许算法作恶。推荐同类视频看起来只是人畜无害的功能,但早孕网红被平台热捧的事实,却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算法的黑暗面。这些早孕的妈妈们本身就是受害者,算法却帮助她们把自己想象成受人追捧的英雄。进而言之,算法在帮助人们在网上快速找到同类的同时,也很容易使人陷入封闭的信息环境难以自拔。长期上某些资讯平台、视频平台的用户,有可能失去认识更广阔的真实世界的能力,假如是本身就缺乏辨别力的青少年用户,结果可能更可怕。●霍老爷
  其实眼球经济的马太效应,在快手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以低俗起家的快手,只能吸纳同频的主播和老铁,流量在滚雪球,主播们的网红梦和看客们的窥私欲也在滚雪球。这样下去,快手只能以更多的癫狂,来为癫狂续命。
  看懂了这些,我们就不要再对快手抱有太大信心。要治好快手病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禁止快手参与打赏分成,在根本利益上与主播们切割,才有可能以降低低俗流量的方式,提升流量的价值观高度,最后分批遣散中国移动互联网上最大的一群嗜痂者。
  快手的病,它自己是治不好了,它只会不断传染,怂恿更多的中国年轻人双击666,向家长和学校伸出中指。未成年少女被猎艳,年轻人辍学混网红,精神错乱者成舞王,这样的幺蛾子,快手还会出更多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